蘇陽Soyou

正是因为温暖啊
一直像这样让我开心呢
非量产型写手


凝望着你 怀揣着梦 这样没有光芒的夜晚

【羽生x你】一次旅行。 (1)

真的是我心目中同人BG前十了

嚼冰室:

全部是扯淡,是一个少女的白日梦。


谢谢你有兴趣读。




-


你十七岁,高三,还没有过喜欢的男孩子。


其实你现在的状态不是太好。因为从未有过的学业上的困难,在一年半前你开始stress-eating, 进而演变成了eating disorder. 你如吹气球般胖了起来,学习依旧毫无起色。


在朋友们眼里,你健谈,快活而又理想主义。


但其实呢,青春期里混合着自卑和野心的迷茫,谁没有呢?




你又做了一晚上的噩梦,等清醒过来的时候,你发觉自己的背贴着坚硬而冰冷的地面,耳边闹哄哄的,还有啜泣和小声尖叫的声音。


你坐起来,发现自己正在一个巨大的救灾帐篷的一角,你的手臂和膝关节擦破了皮,火辣辣地疼。


“啊,小梨你醒了!爸爸背你从家里出来后你就一直昏睡着,妈妈好担心!”


——是日语?!


你突然被抱住,是一个穿着碎花睡衣的妇人,她的身上有淡淡的柑橘味,她的声音在颤抖,你突然很想哭。


你张口想说话,却发现已忘了怎么讲中文和英语,日本话却是极为顺畅。


过了好一会儿你才明白过来。你现在叫梨良,姓松岛,独生女,十七岁,家住仙台。今天是2011年3月11日,地震受灾。


你说要出去透透气,挣扎着爬起来钻出帐篷,看到亮橘色的直升机从远处飞来,眼前房屋损坏倒塌。


——原来是,魂穿了啊。


可是好奇怪,明明是来到了当年的灾难现场,却感觉莫名畅快,像是,迎来了新生。




“梨良?”


有人叫你。


你转过头去。


因为天还未亮,那人的脸被乱乱的刘海遮了一块儿看不大清。他个子不高,极瘦,披着的一件黑外套下边是深蓝色格子的睡衣,裤脚已经破了,在风里晃晃荡荡。


“欸?”


你没有反应过来。


“啊,我是羽生。”他一边笑起来,一边有些局促地揉了揉头发,“那个,不好意思,我可能认错…”


——仙台,羽生…难道是…


“是羽生结弦先生?”


不自觉地用了敬语,声音也突然变大。


他连忙摆手,“松岛同学怎么这样客气…叫我羽生就可以了啊…”


你完全愣在原地。


——所以说,现在的状况是,回到六年前,去到仙台,成为羽生选手的同窗?!


——天哪。


于是你就这样呆呆地看着他,看着他被你盯得不好意思,然后把外套脱下来,递到你面前。


“给我的?”


一阵怪风吹得你一个趔趄,刘海蒙了一脸。


他伸手把你揽到一边,“嗯,风太大了。”


你接过外套,眼泪却流出来了。


这样一来他就慌了神,“你…你别哭啊,不要紧啊,都会好起来的…”


后来发生了什么,你怎么样也记不得了。




-


以上全部胡扯,待续。



录取啦。
安心了,回来好好填坑。(扛起我的小铲子

【BG ·Y 】尾声

※排雷be短篇
※ysjx出场极少


0.

     这是你期盼了很久的海岛旅行。

    
     只是那个答应了你要一起来的人没有与你同行。

     你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 一个人生活,工作,旅行。

    甚至一个人在为维持这段恋情而努力。



1.

    只要是互联网上出现了他的名字,你或多或少总要瞄一眼看看的。

    粉丝们对他的赞美,看到最多的无外乎是“温柔”“善良”“伟大”“像神明一样”。

    当然有喜欢他的人就有讨厌他的人。

    你这辈子见过最恶毒的字眼,都会被她们用在他身上。

    他原来和你一样,会在乎别人的评价,会难过。后来时间久了,就不在乎了。

     但是你总是看不下去。

     他后来无意间知道你这么在意这件事,只是劝你不要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 今晚也一如既往的,你在酒店翻了翻网页,不小心又看到了让你不痛快的言论,你合上笔记本,披了件外套去海滩上散步。

      虽然不是旅行的旺季,但海滩上也有不少青年男女一起牵着手漫步。

      你赤脚走在沙滩上,海风吹拂过面颊,你难得的感受到了真正意义上的惬意,但却也免不了心底那份惆怅。
   

     羽生结弦已经三天没有和你在line上联系。

     他没有私人电话,你无法立即联系他。

     手机被攥在手里,所以当讯息传进来的时候你很快就浏览了。

     他只发了一句「我回来了」。

     你当然知道他回来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 他从多伦多回来,你却不在日本。

     「我在度假。」

    按下发送键后,你后悔了似的又发送了一条。

     「我明天回去。」

     

2.

       你知道自己并不是那种配得上他的人。

       他也不能公开和你的关系,也没有办法陪在你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 甚至没办法和正常的情侣一样和你约会,旅行。
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回日本的时候,你无比懊恼自己的假期又泡汤了,但一想到能和他见面,假期好像也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   果然回去也没有办法立即见面。晚上在酒店房间和他的个人team的staff换了衣服,还装模作样的挂了胸牌,才敢进入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  见面后你突然感到异常尴尬。

      你们现在的状态可以说是无话可谈。你说了说这次旅行,他附和了几句,然后就陷入了无尽的沉默。

      你手足无措的揪着衣角,他似乎也感受到了你的窘迫。

     “时间不早了,我叫人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  你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“不要”。

      他的眉心不可察觉的轻皱了一下,当你想要仔细看时他已经恢复了表情。

      没等他再度开口,你扯出微笑。

      “抱歉,我失言了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
3.

      第二天早晨醒来,你才发现自己双眼哭得红肿。

      你狠了很心,拨通了昨天借你衣服的那个staff姐姐的电话,开口时你才发现自己声音沙哑的厉害。

      “打扰了,能不能把电话给他,我有很重要的话想和他说。”

      staff当然知道你说的他是谁,她想了半天,为难的开口。

     “马上就要开始冰演了。”

      “一句话就好,耽误不了多少时间,拜托了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 staff终于还是把电话给了他。
 

      “我们分开吧。”你说。
 

       电话那边不过沉默数秒,就听到了他淡淡的一声。

      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 你觉得整个世界的时间都静止在这一刻,你没有立刻挂电话,只是哑着嗓子说。

      “再见。”

       挂了电话才发现自己又没出息的哭了。


4.

       后来,他退役了,从此能听到他的消息更少了。

       再后来,他宣布结婚,外界都猜测着是什么样的人才能有幸和他相伴终身。

       你也同样好奇着,但看到网上那些恶意的揣测和咒骂时还是选择默默关上了网页。

       或许从一开始他劝你不要在意网络上那些看法时,你就应该知道你们根本不合适。

       但是因为你喜欢他,爱着他,所以你选择无视这些细节,其实仔细回想,或许一开始就是错的,性格和为人处世,你和他根本不是一个level。

      再后来的一天,你偶然听到了一首叫《エピローグ》的歌。

     你查了资料才知道歌手是个声优。

      这首歌是写给他的前女友,据说分手时他苦苦哀求,最后对方还是离开了。

      你开始去看这个人配信过的动漫,翻一翻他的访谈。

      后来终于翻到了有关的event。
 

      提问是变成透明人会做什么。

      他的回答是跟踪前女友看看她过得怎么样。

      你的眼泪啪嗒就打在笔记本的键盘上了。



5.

      你再一次去了那座海岛。
     

      这个时间是淡季中的淡季,海岛生意欠佳,游人稀少,所以但凡是游客都会得到前所未有的厚待,你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心愿,痛痛快快玩了几天。

      整个海岛只有这一所酒店,所以当你穿着波西米亚风格的长裙乘坐电梯下一楼时,在你所在楼层的下一层,电梯停靠了。

     电梯门开的一瞬间,你看到门外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形。

      电梯门缓缓打开,羽生看到你后愣住了。

      他带着口罩,身边比他低一头的女人也带着口罩,你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 因为是午餐时间,他们下楼的目的应该和你是一致的。

       “不请我吃一顿午餐吗。”你苦笑着开口,“我还没有认识认识她。”

       在他犹豫的时候,电梯门缓缓关上,你没有阻止,他也没有按开门键。你看着层数变为1后,终于还是头也没回的踏出了电梯。





6.

    回国后赶上了声优握手会,你就去参加了。

    轮到你时,你说了一句“谢谢”,对方似乎是被你抢了台词,最后笑着跟你说,“嗯,你也是。”

     你看着那个灿烂的笑容,突然晃了神。

     你的眼泪唰就流下来了,吓得对方手足无措的安慰你,最后给了你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 后来你也结婚了,对象是个很普通的人。

    你还是会去参加声优见面会和握手会,然后郑重其事的告诉那位声优说。

     “我终于结婚了喔。”

      他也认出来了你,依旧给了你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     “恭喜你,不过以后还是期待你来参加握手会。”

     “好。”

     

    

保佑我吧。

Hero先生。

加油!

如果这一刻能时间静止,我可以放弃一切。

【BG·Y】#纪念写真

※清水糖

因为各种原因一直没办法正常发送所以只能走个超链接了。

戳我吃糖